林酥

肤浅的浪漫主义咸鱼

热爱全职 cp观大众 双花林方伞修死忠

不管你是谁 只要你和我一起吹叶吹乐吹王 我们就是永远的好朋友(๑╹◡╹)ノ

【林方】疯狂生长

·林敬言x方锐
·脸不红心不跳(x)的非典型双向暗恋暧昧期
·第五赛季背景





1.

方锐觉得好像春天里一切都疯狂地生长。

比如呼啸大院里那棵树,前年方锐刚来时它还是同样初来乍到的小树苗,嫩生生栽进N市湿润的土地里,还被方锐认领下来挂上了写有自己名字的牌子;而这会儿已经长成挺拔的小树,更是才开春便捧出点眼的一簇新绿——引得日理万机的林队长也被吸引了眼球。

方锐踢踢拖拖地走过去,手里拎着把园艺洒水壶。目光往小树旁边的林敬言身上转了两圈,方锐提起手里水壶,瞄准了较低处的枝叶,使劲一按。

水流哗啦啦喷射出去,雨露均沾地喷上年轻小树招展的枝叶也喷上树下林队长梳理整洁的黑发。林队长保持着微笑抹一把湿漉漉的头顶,转过头,视线撞上两三米开外拎着洒水壶一脸乖巧站得笔直的少年。

没等林敬言开口,方锐就冲队长嘿嘿一笑,扬了扬洒水壶:“我来浇水的。”

“嗯,”林敬言抱起手臂移开两步,“给谁浇呢?”

“方三打呀。”方锐眨眨眼睛,指了指树装傻。

树是体面树,有名字的。第三赛季的夏天方锐搬进呼啸训练营,兴冲冲领养这株刚刚栽下的小树苗,拿了小牌子写上“方锐”,还非要给树取个名字。姓什么呢,他说,呼啸的树要跟呼啸的队长姓,姓林吧。

不是你的树嘛。林敬言就笑。应该跟你姓。

方锐也没再客气,托着腮就开始琢磨叫方什么。林敬言出了几个主意他都不满意,最后还是小家伙自己眼睛猛地亮起来,一拍林敬言的大腿。

“方三打。”方锐很肯定地坚持,“就叫方三打。一听就知道是咱们呼啸的树。”

林敬言忍下一口冷气笑着点头,心里想,这小孩这么快就一口一个咱们呼啸了,不错。

于是在第五赛季的明媚春光下,林敬言也忍下一个白眼,嗯了一声,嘴角还温温和和勾着:“好,那你浇吧。”

方锐就乖乖蹲下去冲着树根哧哧哧地喷水,仔仔细细地,直到蜿蜒褐色周围土壤变深一片。

“心情不好?”林敬言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来。

方锐没有被吓到,他知道林敬言一直站在后面看着他。他摸摸鼻子,嗓音有点闷闷的:“对,心情不好,因为今天食堂的早饭不好吃,没有蛋黄酥。”

林敬言长长地发出一声“哦——”,然后上前两步走到方锐左边,“好巧,我心情也有点不好呢。”他微微仰着头,望着树顶新生的娇嫩绿芽说,“因为我的搭档最近好像状态不太好,上周比赛打得很差。”

方锐又摸摸鼻子,还是蹲在那里,没看林敬言。“噢——噢。”他用指甲尖抠着树皮上斑驳的泥土,“你,你搭档最近状态不好啊。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我也不知道呀。”林敬言叹了口气,听话音却好像在笑,“你给我出出主意好不好?”

方锐扭过头盯着林敬言,头仰得有些吃力。但他就一直那样仰着,就算逆着光,他其实无法看清融融金光勾勒出的他的队长。

“好啊!”他突然开口大喊,就好像林敬言在很遥远的地方。

“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带你搭档去街对面吃蛋黄酥!吃桂花糕!最好再吃一碗鸭血粉丝!”

似乎有哪棵树上的鸟儿被巨大的声响惊动,扑棱棱拍打翅膀腾空远去,留下身后半枝的鲜绿摇曳。林敬言慢慢蹲下来,让自己的视线与方锐齐平:“是吗?那能保证有用吗?”

“能!”方锐喊了一通,这会儿中气又足了些,很凶地把这一个字大吼出来。

“那要是不管用可怎么办?”林敬言任他吼着,歪了歪头笑眯眯看着方锐。

方锐噌地从地上跳起来:“那就假一赔十!”

许是因为迎着明晃晃的暖阳吧——他的眼睛里好像闪烁着亮晶晶的颜色,灼灼的能将人晃得眼花。

林敬言便也站直了身,展臂揽过少年的肩膀:“那我就信你一回,试试看吧。”

他们穿过绿荫间绵延的路径,走向呼啸俱乐部的大门。头顶盘旋着清脆的啁啾,也许是原先的鸟飞了回来,也许是又有新的鸟来。总之春日的天光在前方朗朗明亮,映照着万物生长。

“对了,你说假一赔十,赔十个什么?”

“……要不十个陷阱好了。”

“哦?”

“十个冠军!我赔十个冠军!”

你看,春天里少年的风发意气也正疯狂生长呢。





2.

下午的训练室只有键盘鼠标的合奏。四月午后暖洋洋的阳光填充了宽敞的房间,中午大吃特吃蛋黄酥桂花糕鸭血粉丝的方锐揣着充实的胃袋沐浴在和煦暖意中,大脑逐渐昏昏然,连带着眼皮也沉沉往下耷拉。

他拼命睁大眼睛往电脑右下角瞟。五分钟,就五分钟。离休息时间就差五分钟。

四分钟!还有四分钟了!挺住!

三分钟!只剩三……

训练软件里的小人啪叽一声摔死在悬崖下。

方锐的脸啪叽一声扣在键盘上。

“……方锐?”对面的林敬言余光瞥见异动,摘下耳机,侧过身子看他。视线里只有一弧毛茸茸的后脑勺。

林敬言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方锐旁边弯下了腰。“方锐?”他在少年耳边轻声叫,“方锐大大?猥琐大师?”

毛茸茸的后脑勺一动不动。林敬言觉得有些好笑,伸手轻轻晃了晃方锐的脑袋,嘴里鬼使神差地跑出一句:“锐锐?”

“嗯。”被摇晃的人突然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脑袋在键盘上拱了拱,却好像被凹凸不平的键盘刮疼了鼻尖,嘶了一声。

周围的人都看过来了。林敬言看了看手表,见已经差不多到了休息时间,便没太在意。他抬手挡下旁边挥来的试图一巴掌拍醒方锐的手,对那只手的主人比了个嘘。

“去休息室拿个靠垫来。”他用气声下了条命令。

靠垫被跑腿的队友抱过来,林敬言轻轻托起方锐的额头,把键盘从他的脑袋下面慢慢抽出来,换上靠垫塞进去。

方锐的五官一下陷进一团柔软之中。毛茸茸的脑袋再次没了动静,大约在柔软中安心沉入了黑甜。

有队员陆续站起身来,指了指手表向林队长做出“休息,休息一下”的口型,林队长点头给予肯定。于是就好像老师一声“下课”后呼啦啦涌出教室的孩子,队员们三三两两走向隔壁的休息室,逃离训练室里哑剧般的静默场景。

只剩林敬言依旧停留在静默里。他拉来近旁一张椅子在方锐旁边坐下,视线中便有了少年被春日午后流金般温柔阳光染作纤末金丝的发梢。

林敬言静静望着,没有笑,没有表情。他只觉得触及方锐的日光都格外明亮几分,又在少年轮廓上活泼泼蹦跳,打着卷儿,闪着光。

寂静中唯一的声音只有他的心跳。扑通。扑通。扑通。疯狂生长。





3.

晚饭有烤鸭。方锐吃得满嘴是油,嘴皮子还动个不停,对着林敬言叽叽喳喳。

“你这样要是被张新杰看到了要挨训。”林敬言笑他。

“谁要理张新杰啊。”方锐撇撇嘴,腮帮子鼓鼓囊囊地塞着一大块鸭肉,话音也因此有些含糊,“你想,在霸图吃个饭安静得跟尸体一样,大家一起吃饭的乐趣何在?!”

林敬言皱皱眉头,作势轻打一下方锐的脑门:“别瞎说,哪有这样比喻的。”

方锐咽下鸭肉,吐吐舌头,抬头冲林敬言把眼睛笑成了小小的月牙。“我就是觉得,还是在呼啸好。”

林敬言嗯了一声:“那必须的。”

“你别打断我,我还没说完呢。”方锐煞有介事地竖起筷子笃笃戳戳餐盘,“我是说,还是在呼啸好,因为呼啸的队长也好,副队长也好。”

林敬言笑起来。“你的重点是夸我呢,还是夸你自己呢?”

“都是。”方锐眨眨眼睛,“你想,韩队那么凶,张新杰那么没劲,在呼啸呆过的人肯定不会想去霸图。我就拿霸图举个例子,肯定也没人会想去别的战队。”

“背后说人坏话不好。”林敬言板起脸,看一眼方锐已经吃空的餐盘,“吃好啦?”

“好了。”方锐端着餐盘从座位上跳起来,往门口的餐具回收处走,“那我以后当面说?”

“你敢吗?”林敬言瞥他。

方锐转了转眼珠。“不敢不敢。”他想象着韩文清的样子打了个寒战,又偷偷瞟旁边的林敬言:“我就说你好嘛,你看你再怎么板着脸也没有韩队那副凶样。”

林敬言咳嗽一声:“那看来我得好好练练啊。”

方锐把餐盘交给餐具回收处窗口的大妈,笑嘻嘻喊了一句“谢谢阿姨”,在大妈看亲儿子般疼爱的目光中拉着林敬言溜达出食堂。

“练这个干嘛呢?”他对林敬言的上一句话表示反对,“再说你长着这样一张脸,练不出来的。”

“不然治不住你啊。”林敬言幽幽叹了一口气,“回头我去问韩队取取经吧。”

方锐蹦到林敬言前面,弯着眉眼笑得奶气十足:“不会呀,我这么乖,为什么要治我呢?”

林敬言没忍住,伸手戳了一下他颊边的酒窝。“喔,你好乖啊,下次去轮回主场的时候要不要顺便去上戏面试一下?”

方锐皱起鼻子对他哼了一声。又突然想起一个困扰他一天的问题:“那我这么会演,你早上怎么看出我心情不好的?”

“笑得有点奇怪,眨眼睛的频率不太对,像假的一样。”林敬言淡定地回答,有理有据。

“不是吧,这么厉害?!”方锐顿时惊呼,“你这样可以去轮回了,观察观察周泽楷帮他表达一下,省的他每次被采访的时候红着脸戳在那里说不出话。”

“那不行。”林敬言笑了一下,“换个人就不行了,我只会观察你。”

“喔喔,那可太荣幸了。”方锐也跟着笑,露出几颗牙。笑着笑着突然一扭身往前冲去:“队长快点!比赛谁先到宿舍!”




等真到了宿舍又磨磨蹭蹭不肯进去。

“现在就回自己房间呆着好无聊啊。”方锐冲林敬言眨巴着眼睛。

这话是没错,林敬言也早就习惯了群居动物方锐的死缠烂打。他挑挑眉头:“那你也得先让开,让我把门开了。”

方锐忙松开林敬言宿舍的门把手,乖乖地站在旁边看林敬言掏出钥匙开门。门一开就哧溜一下挤进去,熟门熟路地开了灯。

林敬言走到书桌边开笔电:“看个电影?”

方锐没有回答。林敬言回过头看他,又顺着他的视线望向窗外。

窗外有春天清澈的暮色,坠入地平线的红日,染成一片氤氲橙黄的天空。飞鸟化作纤细黑点,三五成群划过橙黄背景色。下面郁郁的树影被模糊了轮廓,不见颜色,融化在黄昏时分微弱的光芒里。

“真好看。”方锐眼睛亮亮的,“呼啸真好,N市多漂亮。”

“嗯。”林敬言笑,“不后悔来这儿吧?”

“不后悔。”方锐说,“不后悔被你拐过来。”

他伫在林敬言的房间中央,看见窗边的林敬言转过身向他笑。他想走过去,打开窗,然后便能闻到春日里四处弥漫的花香,在呼啸的大院里浸染这个黄昏;听到树木抽节生长的声音,也许是他的方三打,也许是其他哪棵树。

他想走过去,张开双臂,搂住窗边那个人。

反正,春天里一切都疯狂地生长。





4.

一起下楼散个步吧,就在春天清澈的暮色里。两个人肩并肩地走,穿过影影绰绰的树荫,让身影被逐渐加深的黑暗吞没。周围有弥漫的花香,有万物在疯狂生长。






FIN.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