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酥

肤浅的浪漫主义咸鱼

热爱全职 cp观大众 双花林方伞修死忠

不管你是谁 只要你和我一起吹叶吹乐吹王 我们就是永远的好朋友(๑╹◡╹)ノ

【20180706王杰希生贺】葱茏

·王杰希中心粮食向






1.


新买的洒水壶质量似乎不太好,王杰希皱眉摆弄了两下,又加了几分力道一按,终于有清亮亮的水流喷洒到窗台上的盆栽鲜绿的茎叶上。水流分散成水珠,骨碌碌沿着叶片滚下,打湿拨弄着植物的修长手指。


方士谦在这个时候砰的一声不知是推开还是踹开了王杰希宿舍的门,做直线运动将自己砸到了宿舍一侧的床上。二郎腿一跷在床边坐好,年轻的微草治疗选手瞧着窗边“哟”了一声:“魔术师小朋友今天很有闲情逸致嘛。”


“魔术师小朋友向来很有闲情逸致。”王杰希头也不回,冷静地纠正。


方士谦烦躁地耙了一把头发。王杰希这小孩思路有点清奇,方士谦无论是开个玩笑还是说句垃圾话,王小队长有时都丝毫感受不到笑点,坦然得令人发指。


“可是魔术师小朋友今天不应该这么有闲情逸致吧。”方士谦重振旗鼓,手腕一抖亮出一份报纸。他翻开报纸,清清嗓子,开始了声情并茂的朗诵。


“众所周知,配合不佳的团队赛是微草战队毫无疑义的短板。尽管季后赛第二轮的首战微草凭借主场选图优势打败百花,第二回合客场作战的惨烈成绩仍然证明着这一短板带来的危害。有‘魔术师’美誉的王杰希也不过是本赛季刚刚出道的稚嫩新人,在他的带领下,微草这一次又能走多远?”


朗诵完毕,方士谦把报纸随手丢到王杰希的枕头上,自己却从床上噌地蹿到王杰希旁边。桌上的空玻璃杯转眼被当成话筒捅到王杰希嘴边,后面露出方士谦肃穆的脸。


“这个问题,我们来请魔术师小朋友自己回答一下。”


惯常在键盘上跳跃游走的指尖穿梭在郁郁葱葱的盎然绿意之中,肆意生长的杂乱枝叶在魔术师手下建立起井井有条的秩序。低头打理植物的微草队长没有立刻回答,直到方记者轻咳一声以示催促,少年才抬起头,展开一个少见的旋起笑涡、弯起眉眼的笑容。


“走多远吗?”少年说,“走到冠军吧。”


“小子很狂嘛!”方士谦大叫,然后眯起眼睛凑近王杰希,“有把握打败百花?”


王杰希挑起眉。“没有。”他放下洒水壶,终于直视方士谦的双眼,“孙哲平和张佳乐是一加一远大于二的组合,繁花血景的威力我们在常规赛就有所体会,微草这个赛季进入总决赛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方士谦愣了足足一分钟。王杰希的话是事实,挑不出任何错处,然而会说这样的话的更像是电竞之家,而非微草队长,更遑论上一句还在放言能够带领战队赢得冠军的微草队长。


“那走到冠军怎么说?”方士谦瞪着近在咫尺的大小眼,挤出两句话,“难道说魔术师大佬可以不进总决赛就拿冠军?”


王杰希用手指笃笃轻敲两下窗台。“微乎其微不代表没有,”年轻的队长微微抬高下巴,“这赛季微乎其微不代表下赛季也一样。”


指尖触碰的地方湿漉漉沾着水珠,而水珠落下前的所在,年轻队长栽培的盈盈绿叶迎着自窗外钻进的燥热夏风舒展张扬。





2.


恰如王杰希电竞之家般客观的分析,百花战队的双核一加一远大于二。较之繁花血景堪称出神入化的默契,团队赛中的微草几乎与一盘散沙无异。一盘散沙装进袋子就是沙包,任人击打。


联赛早期许多俱乐部设施尚未完善,季后赛统一在B市进行。折戟半决赛的微草战队在第三回合比赛结束后坐上大巴打道回府,他们的第三赛季自此已经结束,只剩队长王杰希一人还有板有眼地穿着队服。


座位宽裕,每个队员都独占着两张座椅。王杰希坐在前排靠窗的位置,看着路两旁修剪整齐的行道树飞快后退,逐渐拉成一气呵成的绿油油的一线。


离开俱乐部几天,他有些惦记宿舍窗台上那几盆盆栽。不知道这两天它们长得怎么样了。至于接下来的夏休期——搬回家不太方便,一个夏天不照料多半是断了它们的活路。王杰希只用了两秒便做出决定,这个夏休期,他会留在微草。


因为这其实从来不是刚刚冒出的念头,这个决定,或许早在一年前就做好。当他成为微草战队的队长,他就不可能允许自己离开微草一整个夏天。


身后传来纸张翻动的熟悉声音,王杰希眼前仿佛已经能看到周报被刷刷翻开的样子。然后是更熟悉的、方士谦的声音。


“王小队长,今天的报纸看过没?”


方士谦的下巴搁在前排王杰希的椅背上,而后他手中打开的报纸从天而降,微草队长的头顶被当作了书桌。


“没。”王杰希懒懒地应了一声,抬手掩住打了个呵欠的嘴,头却巍然不动,稳稳地支撑着上方的报纸。


看样子王小队长没有亲自读报的打算,方副队长再次清一清嗓子,决定给他朗读最后一段,从而抛给他一个问题。


“如今的结果便是,季后赛第二轮第三回合,微草已然败于百花之手。有‘魔术师’之称的最佳新人王杰希的确是微草战队本赛季注入的一股强大的新鲜血液。然而单凭魔术师一个人,就足以改变整个战队的命运吗?”


“这个问题,我们还是来请魔术师小朋友自己回答一下。”方士谦说着反手从座位上的双肩包一侧抽出一瓶矿泉水,让它继承王杰希玻璃杯的命运。


这一次魔术师小朋友手边没有盆栽待他浇灌打理,然而他依然没有立刻回答。沉默中王杰希的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他在方士谦咳出声来之前开口。


“前辈,”王杰希伸手从自己头上拉下报纸,指着那一版最后一行,“这是一个反问句,不需要回答。”而这个反问句的意思就是单凭魔术师一个人不足以改变整个战队的命运。


方士谦一把抓回报纸,顺势把它往王杰希头上敲了一下。“那你小子就认同这反问句了?”微草副队长的声音有些气鼓鼓。


王杰希愣了一下,揉揉被报纸弄乱的头发,突然笑起来。“这也是个反问句吧。”他笑着说。意思是你小子一定不认同这反问句。


方士谦哼了一声,鼻息中却带了笑意。


“算你聪明。”





3.


王杰希把从俱乐部楼下小卖部买的盐水冰棍熟练地剥去了包装,塞进嘴里。他抽了张餐巾纸擦干指尖从冰棍包装上沾到的水,走到窗边提起他的洒水壶。


植物的叶片起了些微褶皱,触摸时指端干燥粗糙但还未至枯萎。王杰希合拢牙关咬住冰棍上端,腾出手转动洒水壶卡住的压杆,直到能够将它压下。细流四散开来,洒落在蒙着薄薄尘埃的葱郁绿叶之上。


王杰希收回手握住冰棍的小木棍,畅快地啜一口清清凉凉的汁水,自己也如同干燥数日的植物汲取到清洌水分般舒爽。


打断王杰希和盆栽的舒爽享受的是门砰地打开的声音,而穿过打开的门闯进宿舍的仍是方士谦。方士谦刚大步流星冲进一步便猛地收住了脚步,瞪大的双眼上下左右仔细环顾了一圈这间宿舍。


倚在窗台边的王杰希又啜了一口手中的盐水冰棍,没有说话。


旅行箱锁得好好的,像之前一整个赛季里一样塞在房间一角衣柜与墙壁之间的缝隙里。衣柜有一扇门半开着,里面整整齐齐分类挂好的衣物隐约可见。几本笔记本随意地堆在书桌一角,旁边摆着一个王不留行手办、两听可乐,还有盛着小半杯水的玻璃杯。刚刚剥下的冰棍包装袋支棱在桌脚边的垃圾桶里,而一旁啜着冰棍的少年身上套着微草夏季队服的绿色T恤,脚下踩一双颜色相配的塑料拖鞋。


方士谦咽下一口口水,抬了抬下巴,看起来好像恨不得把整间宿舍囊括进他指向的范围中。“怎么什么都没收拾?不走啊?”


“嗯。”王杰希咽下一口冰棍的盐水,右手拎着洒水壶随意朝下一盆盆栽喷了两下,“不走。”


“好家伙,劳模啊!夏休期还待这儿不走?”方士谦惊呼连连,脚下却踢着如出一辙的拖鞋往里走进去,惊呼变为嘿嘿的笑:“勤奋得简直和本大神有的一拼啊,小队长。”


王杰希扫一眼对方的拖鞋,了然:“也不走?”


“我就想着,本大神不留下来,你帮公会抢boss的时候谁奶你啊。”方士谦耸耸肩,“没办法,只能牺牲小我成全大我。”


王杰希笑了一下:“那可多谢方大神了。”


“说什么谢谢,别客气,”方士谦眨眨眼睛,瞬间变得贪婪的目光锁定了王杰希手里残存的半根冰棍,“要爸爸奶你,给口冰棍吃。”


咔嚓。咔嚓。咔嚓。


王杰希镇定地咬碎冰棍,将咬下的冰凉盐水块一口接一口卷进嘴里,对方士谦凄厉的惨叫恍若未闻。


“友尽了王杰希!我告诉你你这辈子别想让爸爸再奶你一口!说到做到!放生!没奶妈的孩子像根草!”


王杰希咽完最后一口冰棍,居高临下地瞄准垃圾桶,将上面已经空无一物的小木棍向里一投。然后他转回窗台的方向,按动洒水壶的压杆,喷洒下给予他的盆栽的甘霖。


他伸手展平一片被另一片挤得卷起的绿叶,叶刃柔柔划过魔术师漂亮分明的指节。日渐茂盛的枝叶层层叠叠汇成一团葱茏的绿,在半敞的窗口拂进微风时与王杰希深绿的衣角同频曳动。王杰希洒着水,注视晶莹透亮的小小水珠互相追逐着在绿色表面滚动。


王杰希暗想难得方士谦来找他时没抓着份报纸,转念才想起微草战队的第三赛季已经结束,电竞周报上不会再出现关于他们的文字。


“方前辈。”王杰希忽然开口,然后转头面向他叫的人,让那人看得见他勾起的嘴角。


“车上那份报纸的反问句,其实我的确认同。”


有‘魔术师’之称的最佳新人王杰希的确是微草战队本赛季注入的一股强大的新鲜血液。然而单凭魔术师一个人,就足以改变整个战队的命运吗?


“单凭魔术师一个人,的确不足以改变整个战队的命运。”


方士谦怔了怔,最终却笑起来,收回要愤怒拍案的手。


“不足以就不足以呗。”未来的治疗之神一屁股坐在他的队长的床上,跷起惯常的二郎腿,“这不是还有我吗。”


王杰希向他的副队长点了点头,笑容没有收起,嘴角仍然上扬。他拨弄着盆载,想起训练营某个颇为出色的柔道选手,想起人事部已经通过的他的购买骑士选手邓复升的提议;也想起方士谦渐渐能够跟上王不留行走位的治疗,想起他开始琢磨出一点门道的团队配合方式。


离离原上草本就一岁一枯荣,王杰希想,任意哪阵春夏秋冬的风来临时,微草便将迎风复生,欣欣向荣。


午后的阳光穿过玻璃探入室内,融融弥漫处满室金黄。王杰希伸手关上窗阻挡扑面的热浪,而阳光依旧跃动于窗边盆栽繁茂拥挤的绿叶上。


转身时气流扬起魔术师的衣衫一角,若有一双洞察一切的眼睛向那里望去,也许会看见即将十九岁的微草队长身后有盎然的绿意正一日日愈发葱茏,不仅仅是他的盆栽。






FIN.




十九岁生日快乐,亲爱的魔术师大人。


你是最佳新人,你是微草年轻的小队长。


是最闪耀的星光。






评论(4)

热度(22)